首页 >IT

邻居奶奶狠心咬断孙子手指过了10年村人才知她在给孙子保命

2019-11-10 01:44:09 | 来源: IT

邻居奶奶狠心咬断孙子手指过了10年村人才知她在给孙子保命

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阿扈扈 | 制止转载

楔子

我放学途经李老师家门口,又看见他奶奶坐在雨栅底下乘凉,她两只瞎眼眯缝着冲我笑:“回来啦!”

我点点头,没多说什么,径直往自己家拐。她在我身后摇着蒲扇,一直絮絮叨念着李老师咋还不回家,已没了牙的嘴干瘪凹陷,像是收纳袋缩紧的口。

我不敢直视那张嘴,看见那张嘴,我就想起李老师没了的半截小手指头。自从我后妈跟我说完那半截小指头是怎样没的,我看见那张嘴,就打哆嗦。

1

“回来啦!”

后妈在厨房转身,一见我进门,扯着脖子喊。我点了点头,没大回声,径直进了自己屋。我拿出作文本,翻看着昨天写好的作文,那上面有李老师的批语。他写了很长一段话,我拿着同学的本子挨个比过了,我的批语,是最长的。

后妈做完饭,将桌子摆上,看见我磨磨蹭蹭地不过去,拿着大汤勺敲碗边,“还不过来吃饭!”

我悻悻,不舍地将本子收好来到桌边坐下,瞅着挺着硕大的肚子狼吞虎咽的后妈,忽然就没了胃口。我不知道我爸在我妈故去的这几年里究竟都经历了什么,怎么会领个这样的女人进门。

她身无长物,说话粗俗,简直和我妈南辕北辙,我妈温婉贤淑,轻声细语。我爸的审美竟然腐化至此,我真是无话可说。

“快吃啊!”她敲敲我的碗边,然后扔了块鸡蛋在我碗里。我拿着筷子一顿,照旧从碗边往嘴里扒拉白饭。

“门口那个老太婆又跟你说话了?”她说完不等我回话,就自顾自地说起来,“你可别理睬她,这老太太心狠着呢,说不定啥时候就把人害了,绕着走,听见没?”

我不说话,扒拉着饭点了点头。我又想起李老师站在讲台上眉目英俊的脸,和那只套在白手套里的右手。

后妈说李奶奶恶毒,其实也不算错,能把自己亲孙子手指头咬掉的奶奶,普天之下可能也找不出几个。

2

李老师快四十了,到现在却照旧没有结婚,倒不是由于他少了那小半截手指头没人跟他。他样貌好,品性又端正,还是我们学校的优秀教师,想给他生孩子的姑娘能从校门口排到护城河。

李老师一开始因为断了手指,多少有些自卑,后来岁数大了,李奶奶催得紧了,李老师也试着相处过两三个,其中一个还是我们学校的代课老师,刚毕业的小女孩儿,比我大不了几岁,不过大伙儿都说他俩班配,可我倒是没看出来。

但是这些女孩,却都和李老师不了了之,那个代课老师还辞了职,去了外地。

“我奶奶岁数大了身体不好,我不能拖累他人。”每次失恋,李老师都这么说,他说完这话笑着露出一口白牙,阳光1照,干净得让人心疼。

20年前的李老师还不是李老师,他大学还没毕业,风华正茂。那时全国选调飞行员,李老师由于各方面的出众表现,毫无悬念地被选中了。

本来是天大的好事情,县里面多少人眼巴巴地瞅着咬牙,可李奶奶就是不让他去,连带着李老师的爹妈全都随着一起着急,劝她说孙子又不是走了就不回来了。可不知道她犯得什么轴,就是死活不依。眼看着报到的日期到了,本该一家子欢天喜地,让这老太太给搅和了个愁云惨淡。

眼看着这天李老师要去报到了,李奶奶看着孙子穿着齐整地站在自己眼前,长叹了一口气,最后让他来到自己近前,想要摸摸他的脸。

李老师心下顿时酸楚,从小到大,奶奶最疼她,父母上班,他是跟奶奶长起来的,奶奶舍不得他。一想到这,他赶忙跪到奶奶近前,仰起头看着奶奶。李奶奶摸摸他的脸,嘴里絮絮:“小脸也长开了,小孩儿也长高了,小手也长大了……”

李奶奶的手猛然1紧,抓起李老师的手就送进了嘴里。她死死地咬着李老师的右手小指,看着李老师撕心裂肺地喊,她咬着牙,眼泪涔涔而下。

待到李老师被送到医院的时候,那截小指已接不上了,李老师她妈气得狠狠扇了李奶奶一个耳光,从此婆媳俩形同陌路。

后来李老师由于身体的残缺没能当上飞行员,只能在县中学当了个语文教师。

邻居奶奶狠心咬断孙子手指过了10年村人才知她在给孙子保命

邻居奶奶狠心咬断孙子手指过了10年村人才知她在给孙子保命

3

李奶奶早年前是给人算命看相的,听说后来是有了李老师他爸,才转业做了别的营生,由于这看相算命的算是泄露天机,她怕报应到子孙身上。

其实不过是故弄玄虚骗个人,非要说得那么神乎其神。

李老师失事没几年李老师父母都病逝了,李奶奶却仍然硬朗朗地活着,风言风语就开始越传越利害,说是李奶奶会妖术,吸了儿子儿媳妇的阳寿给自己增寿,又怕老了跟前没人照顾,所以硬把自己孙子留在了身旁。

只是忽然有一天,她俩眼盲了,李老师匆匆带她去了医院,那时候李老师正在跟那个代课老师谈恋爱,李奶奶的眼睛没治好,李老师也失恋了。

李奶奶瞎了,恍如所有人都称了愿,说瞎得好,作恶太多终究得到了报应。但是再看不见别人对她指指点点,李奶奶仿佛活得更自在了些。她什么都知道,可也不恼,夏天照旧颤巍巍地搬着小马扎在家门口乘凉,看不见他人的指指点点,只是眯缝着眼笑。我每次一看见她磨砂玻璃一样的眼珠子就心慌。

我爸最近又出差,后妈一个人躺在客厅里吃着苹果看电视,一条腿搭在椅子上,搂着肚子,像个大倭瓜一样窝在沙发里,我看了就堵心。

我跟她打了声招呼出了屋子,径直往屋后面的小路走。

途经李老师家窗户前时,看见里面映出橘黄色的光,我想他正在准备明天的教案,正想走到近前去瞅瞅,却听见里面有絮絮的低语,是李奶奶在咳嗽。她喝了口水,然后叹息:“崽儿,别光顾着教书,快点儿生个重孙给我带。”

我在外面嗤之以鼻,给你带,等你再咬手指头么?

我想着,冲着窗户斜剜了一眼,疾步往后道走,手里攥着钢尺都出了汗。路边的老树枝桠加错,影影绰绰,我竖着耳朵听周遭的消息,忽然一只雀鸟扑棱棱地扇着翅膀飞过,我心下一个激灵。

“谁!”

我1闭眼,猛然转身,再睁开眼时,身后除黑漆漆的小路,空无一人。

我有些泄气,手里牢牢地攥了钢尺,抿抿唇,继续往小路深处走。来到小路中间,我眼看着估摸出差不多的距离,用钢尺将土路中间撬开。

我咬牙,耳边不时有响动。起初我心里还发毛,后来越挖越热,耳膜嗡嗡作响,听不清任何声音。

我马上就要被后妈肚腹里的那个小东西夺走一切了,想到这,我手上的钢尺一瞬间变成了利刃。

我妈曾告诉我,为了幸福,可以不择手段。

4

我后妈在屋后那条土路上崴了脚,很严重,脚脖子都崴折了。听说她当时正提留着篮子去买菜,因为肚子大,她看不见脚底下,一脚踩进一个很深的土坑里。

听人们说当时她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肚子。

我赶到医院的时候,正看见后妈一条腿搭在病床上,脚脖子肿了老高。我来到后妈跟前,冷着脸问她:“你好些了么?”

“没事儿,一会儿打了石膏就没事儿了。”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,脸上带着点儿后怕的笑,“还好当时1趔趄没有伤到崽儿,不然怎样和你爸交代。”

然后她又抬起眼看看我,眼里满是歉意,想要伸手摸摸我的脸,最后想了想,还是放下了,“只是这两天可怜你了,我腿脚不方便,你简单吃点儿,争取我每天都给你弄点儿热乎的。”

我顿时心里一酸,鬼使神差地就搂了搂后妈的肩膀。我感觉到她一开始身体僵硬,后来渐渐放松下来,厚实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没事儿,没事儿啊。”

我看着后妈照旧挺拔的肚腹,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。晚上独自回家,途经李老师家后窗,发现里面漆黑一片。

李老师今天居然没有在备课。

我站在窗口凝视了好久,仿佛又看见之前李老师在写字台前认真地批改作业,不一会儿,又变成他和女友拥抱在一起的画面。忽然,那窗子里似乎浮现出张老脸,两只眼睛黝黑深陷,洞开着口,冲着我耀武扬威。

我一怔,再定睛看的时候,只剩一片黝黑。

我猛然转身撒腿就跑,心怦怦地跳。

那天晚上我一宿翻来覆去,想起之前大家都在传,说李老师房子里不干净,说不定就是李奶奶做的妖法,她表面上希望孙子成家,背地里又怕他娶了媳妇就把自己忘了,所以把那些女孩子都吓跑了。

转天一大早,我途经李老师家门口,看着那张大讣告有些失神。李奶奶没了,就在昨天半夜,说是拉到医院就不行了,终究是没看见今天早上的太阳。

那个一直硬朗朗的老太太说没就没了,人生真是无常。

邻居有在县医院工作的,说昨天晚上李奶奶咽气前,一直牢牢地攥着李老师没了小手指头的右手,说奶奶的命数要到了,不能再护着你了,你身边有东西祸患你啊!

当时那个邻居一脸讥诮地说,能有啥东西,不就是那个死老婆子自己。

我在旁边看着那个邻居绘声绘色地报告,我后妈瘸着一条腿揪着我往屋里走,她说人死为大,就算平时再看不惯,也不能在死后再论人短长,会遭报应的。

就在李奶奶死后的转天,市里传来消息,说是之前顶替李老师被选调走的那个飞行员在实行任务时出了事故,牺牲了。

当时全部县城一片哗然,忽然想到了李奶奶2十年前那样丧心病狂地咬下亲孙的手指头。原来这就是李奶奶的命数,她早就算到李老师若是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,所以才狠下心伤了李老师。她对这件事守口如瓶,由于这是泄露天机的事情,她很早之前就怕,怕报应到子孙身上。

我后妈听完以后也不由欷歔,说是李奶奶算到了李老师的生死,强行改了李老师的命数,所以才瞎了眼,遭了老天爷的惩罚。想一想为了亲孙,老奶奶也是仁至义尽了。这么多年被人误解为心狠手辣,背地里明面上的风言风语她都得默默地受着,却不能辩白1句。

说着后妈叹了口气。说这话的时候她正挺着快临盆的肚子,瘸着一条腿给我们在厨房做饭。我看着她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我煮点儿面条就行,我会弄。”

“那哪行,正是长身体。”说着她回头冲我笑了笑,孕晚期的肿胀让她的脸看起来像个磨盘,可是我却说不出讥诮的话了。我伸了伸手,最后走过去搂搂她的肚子,“我希望这小子长得像我爸,你没我爸长得好。”

她听完1愣,紧接着笑得花枝乱颤,“你个死妮子,快过来吃饭!”

我看了看后妈,将想说的话咽进了嘴里。我想说哪有什么命数,哪来的老天爷的惩罚。

李老师由于这事儿,好几天没来上课,我看着代课老师那张脸,总是昏昏欲睡。我想李老师每次备课的时候肯定比她要认真细致,不然怎样她讲得那么枯燥无味,李老师哪怕只是喘口气,我都听得津津有味。

等李老师再回来的时候,我吓了一大跳,他看起来蕉萃极了,脸上的胡子都没来得及刮,全部人瘦成了一把骨头,我看着心揪在了一起。

放学的时候,我特地去了趟办公室,偷偷躲在门口看了眼李老师。他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没开灯,全部人陷在阴影里。他仿佛在吸烟,总是有一点红光一明一灭,我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模糊看见他的轮廓,不知道他在想些甚么。

我正闪神间,瞅着他恍如扭头看向我这边,我赶忙仓促地跑开,根本也顾及不到他有没有追出来。

那个晚上以后,李老师就消失了。

李老师不辞而别,学校也很慌张,但一方面还要安慰我们,说李老师被选调去进修了。这类一戳就破的谎言却没人敢戳破,这样彼此心领神会地隐瞒其实挺好。

5

不久以后,后妈临盆,给我生了个白胖胖的弟弟,七斤二两,长得像极了我爸,比我都像。后来我考上了大学,去了离县城很远的地方,由于我听同学说过,有人曾在那里看见过李老师。

我走的那天,后妈怀抱着弟弟送我,看她低着头抹眼泪,我居然眼睛酸胀。我想可能以后我们不会常常见面,但是应该会更亲近一点。

我在上大学的城市留下来工作,每天都很努力,不断地利用各种手段提高自己。

由于来自外地,本身就会遭到或多或少的轻视,好在我够优秀,每次都有足够的钱寄到家里。后妈来电话说家里的钱够用,不用我那末辛苦,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就行。我说你不要管了,那是我给弟弟的零花钱。

那天遇上下雨,给客户的一个案子又被否掉,我很懊丧,回到租屋,洗了个热水澡,然后咬咬牙,点了份很久之前就想吃的披萨。

我把收藏了好久的作业本拿出来看,那上面有李老师帮我改的批语,我闭上眼,仿佛还能嗅到李老师身上的松木香,我深深地叹口气,心里舒服多了。

我把作业本小心翼翼地收好,穿着珊瑚绒的家居服站在带着雨渍的玻璃窗旁捧着热水看着窗外,总觉得有些忐忑。不是由于点了很贵的披萨,而是莫名的心慌,更确切地说,是兴奋。

正想着,电话门禁忽然响了起来,是外卖配送员,他在楼门口,问我是自己下去取餐还是送上来。我想了想,决定下楼去取。

我在雨夜的楼道里有些微微发抖,走出电梯,幸亏声控灯及时亮了起来。我慢慢走到门边,门外太黑了,我只看见外卖员一个戴着头盔的轮廓。心跳愈来愈快,猛然想起了多年前,陷在黑私下的李老师。

我一把拉开门,外面的配送员一愣,紧接着将外卖递到我手里。雨水顺着塑料袋流进去一些,打湿了纸盒。

“真不好意思,在外面等着,有些风。”他抱歉地搓了搓手,外面太黑了,我看不清他的脸,但那声音,我听了一怔。

他转身要走,还急着要送下一单,我一把拉住他的右手,他先是一怔,紧接着飞也似的逃走,连电动车都差点儿擎翻。

我摸到了他手套里,那半截缺掉的小指。

6

自从上次和李老师的意外重逢,我心里那潭沉寂多年的死水被烧得滚开,我仿佛又回到了10六岁那年,由于他看上我一眼,能兴奋上半天,也像那时候,在各处偷看他一样的雀跃。

李老师起初不接我电话,他觉得为人师表者沦落到这步田地,没有给学生做到上进的榜样。可是我不在乎,我知道他有多优秀,我觉得这么多年他照旧单身,就是在等着我。

后来,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,李老师终究答应和我见面了,我们相约在日落的小酒馆里。

我精心打扮,想在他眼前显现出成熟女人的样子。我静静地坐在窗口等他,等到以为他要爽约,他才姗姗来迟。他披着落日的余辉,忸怩地站在门口笑,照旧干净得让人心疼。

这样来来往往几次,我终究对李老师表白了情意。他起初有些惊讶,后来说我们年龄差异太大,并且他又有残疾,不能拖累我。

“我不在乎,我真的不在乎。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,到现在整整七年了。”我再也没法克制自己的情感,抱住他瑟瑟发抖。

李老师在我怀里瑟缩僵硬,紧接着,他徒自叹了口气,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我,我实话跟你说吧。我一开始不敢告诉你,怕吓着你,但你既然那末坚持,我必须实话实说。”

我抬起眼,有些疑惑地看着他。他抿了抿唇,像是在组织措辞:“凡是跟我交往的女孩,全都会出事儿,有甚么东西一直随着我。”

说着他又叹了口气:“我总有被人偷窥的感觉,我的女友也会莫名其妙地受伤,不是被石头打破脑袋,就是被小刀划破手臂。最严重的一次,就是给你们代课的那个小老师。那几天我眼睛不好受,她给了我一瓶眼药水,拿回家后,我没来得及用,就被我奶奶用了。后来,她就看不见了。”

李老师说着,清秀的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,“医生说那眼药水里有502胶水。我当时很生气,以为她要害我,现在想想,是有人想要弄瞎她。”

我听完以后,惊骇得半天合不拢嘴,李老师搂了搂我的肩膀,“我离开的前一天晚上……”

印度神油怎么用最好

印度双龙国际集团有限公司

安阳哪里有卖西地那非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