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电商

中国制造被卡脖子这波央企组队回怼太燃了

2019-11-09 23:39:19 | 来源: 电商

来源:科技日报、海南共青团、国资小新

5月18日

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官微@国资小新

称自己想起了1桩往事

并写下了这么一段话

中国制造被卡脖子这波央企组队回怼太燃了

在科技领域,历来就没有甚么相同的起跑线,也没有轻而易举、天经地义、一挥而就。我们的一次次“备胎转正”,换来了一项项科技自立……

是什么事情

让小新得以发出这般感慨?

那是去年12月26日,@共青团中央 和@国资小新 、各大中国制造企业共同发起了“中国制造日”微博活动。短短一天内,那条微博就得到了1400多万浏览量和20余万次转发。

当时,网友们纷纭向百年来为“中国制造”崛起,而奉献青春的先辈们致敬:

但在如潮的赞美声中

有位网民却这样反问

“利害了你的国!每天让人卡脖子,

还有脸提中国制造?”

中国制造被卡脖子这波央企组队回怼太燃了

中国制造被卡脖子这波央企组队回怼太燃了

使人震撼的1幕出现了……

小新本着摆事实讲道理的原则

苦口婆心向这个人介绍了一组数据

怕个啥?想当初,全国科技人员不足5万人,核心技术被全面封闭,一样搭建了全产业链的工业格局,一样搞出两弹一星;而现在,仅央企就有153.5万科技人员、233万技师、56万余件有效专利,这些都是我们应对卡脖子的底气!

迅速得到了各家央企大V的支持

大家相继开启“忆当年”模式

回顾中国制造发展史,我们冲破阻碍,走过艰苦岁月,现在终于能自豪地让世界都知道“中国制造”!

@中国铁建:卡脖子就怕了吗?我们硬是从设计图纸开始,造出了占全球市场份额三分之二的中国盾构机!

2015年,国产首台铁路大直径盾构机在长沙顺利下线,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,打破了国外近一个世纪的技术垄断。公然数据显示,这个大家伙总长100米,重约1200吨,装机功率超过4500千瓦,开挖直径到达8.8米。

盾构机之大,一井放不下。光是让盾构机刀盘立起来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,有时就要耗费数小时

更重要的是,它每台的售价比进口同类产品便宜2000万元以上,性价比高,可靠性好,能够适用于多种复杂地层。

待到去年3月13日,由中国自主研发的出口海外超大直径盾构机也顺利下线。这台直径达12.12米的超大直径泥水气压平衡盾构机,后用于中国在海外最大的盾构公路隧道项目——孟加拉国卡纳普里河底隧道工程。这也是南亚地区投入使用的最大直径盾构机,标志着欧美垄断的终结。

中国南方电网官微@南网50Hz紧随其后:那又怎样?我们当年被超高压卡住了脖子,但现在,我们连特高压都搞定了!

比如说,2017年底全线贯通的南方电网滇西北直流工程,不仅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特高压换流站,也是电压等级最高的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。

线路中的电压等级到达800千伏,相当于我们平常电压220伏的3600倍!

@中国建筑也说道,我们从80年代开始自主创新,如今已包揽全球500米以上一半的超高层!

这最新一代的“空中造楼机”,正是中国首创。央视曾在去年介绍过,它最牛的实力就在于,顶升力到达4000多吨,能让建筑施工在千米高空如履平地,在8级大风中安稳进行。而4天一层的施工速度,更是让国内外惊艳。

@中国交建:还记得伶仃洋畔的港珠澳大桥吗?之前,我们海底隧道的技术只是小学生水平……

@机械总院团体:有了我们,便有了中国第一台摩擦焊机、第一台液压伺服工业机器人、第一条薄板压淬生产线。卡不住2018,更卡不住2025和2035……

@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情况更“惨”:说到核,我们何止被卡过脖子,根本就是从零开始……

@中国石油:勘探、开采、炼化、输送,我们都曾一度落后,领先是“干”出来的!

@中国石化:我们用40余年成功开发出高效环保芳烃成套技术,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,每一年可替换约2.3亿亩土地产出的棉花!

@国投团体:外国专家曾“预言”我们没法生产硫酸钾,结果实力打脸,我们搞成了世界最大!

此时

自然少不了航空航天领域的大V们

@中国航天科技集团:你可能不知道,当年他人连卫星都不给我们看。但是现在,你看看嫦娥4号?

@中国航天科工:撤走专家釜底抽薪,我们也能靠自己打响“东风快递”的名号!

@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:核心技术长期受封锁,但我们在一张张白纸上放飞第一架战斗机、运输机、预警机……1直到现在的歼20!

最后,中国兵器工业团体官微@军工之声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坚毅:

没有封闭哪来自强,不经历烈焰,何以淬火成钢?我的名字,就是历经苦难的缩影,我的现在,就是发奋图强的勋章!

看到大V们整整齐齐的大型回怼现场

网友纷纭赶来支持

@共青团中央也不忘暖心回复:有你们,就不会怕!

去年,《科技日报》总编刘亚东先生在中国科技会堂的科学传播沙龙上,做题为“除那些核心技术,我们还缺甚么”的即席演讲,介绍了《科技日报》推出“亟待攻克的核心技术”栏目的经过和意义,然后指出一些中国科技界存在的问题。

资料来源:科技日报

制造芯片的光刻机,其精度决定了芯片性能的上限。在“125”科技成就展览上,中国生产的最好的光刻机,加工精度是90纳米。这相当于2004年上市的奔腾4CpU的水准。而国外已做到了10几纳米。

光刻机里有两个同步运动的工件台,一个载底片,一个载胶片。二者需始终同步,误差在2纳米以下。两个工作台由静到动,加速度跟导弹发射差不多。在工作时,相当于两架大飞机从起飞到降落,始终齐头并进1架飞机上伸出一把刀,在另外一架飞机的米粒上刻字,不能刻坏了。

低速的光芯片和电芯片已实现国产,但高速的仍全部依赖进口。国外最先进芯片量产精度为10纳米,我国只有28纳米,差距两代。据报道,在计算机系统、通用电子系统、通讯装备、内存装备和显示及视频系统中的多个领域中,我国国产芯片占有率为0。

操作系统

普通人看到中国IT业繁荣,认为技术差距不大,实则不然。3家美国公司垄断手机和个人电脑的操作系统。数据显示,2017年安卓系统市场占有率达85.9%,苹果IOS为14%。其他系统唯一0.1%。这0.1%,基本也是美国的微软的Windows和黑莓。没有谷歌铺路,智能手机不会如此普及,而中国手机厂商免费利用安卓的代价,就是随时可能被“断粮”。

、航空发动机短舱

飞机上安置发动机的舱室,俗称“房子”,是航空推动系统最重要的核心部件之一,其本钱约占全部发动机的1/4左右。短舱需要将发动机包覆,减少飞行阻力;其进气道还要具有防、除冰的能力;飞行中,要保护发动机不受干扰正常工作;在地面,需要做到方便发动机的保护和维修,一旦短舱有损,飞行中可能会引发发动机严重事故。短舱越大技术难度越高。我国在这一重要领域尚属空白。查阅所有公然资料,我国还没有自主研制短舱的专门机构,相干院校似乎也没有设置相干的学科。

触觉传感器

触觉传感器是工业机器人核心部件。精确、稳定的严苛要求,拦住了我国大部分企业向触觉传感器迈进的步伐,目前国内传感器企业大多从事气体、温度等类型传感器的生产。在一个有着100多家企业的行业中,几乎没有传感器制造商进行触觉传感器的生产。日本阵列式传感器能在10厘米×10厘米大小的基质中散布100个敏感元件,售价10万元,而国内产品多为一点式,一般100元一个。

、真空蒸镀机

OLED面板制程的“心脏”。日本Canon Tokki独占高端市场,掌握着该产业的咽喉。业界对它的年产量预测通常在几台到十几台之间。有钱也买不到,说的就是它。 Canon Tokki能把有机发光材料蒸镀到基板上的误差控制在5微米内(1微米相当于头发直径的1%),没有其他公司的蒸镀机能到达这个精准度。目前我国还没有生产蒸镀机的企业,在这个领域我们没什么发言权。

、手机射频器件

一块手机的主板上,1/3的空间是射频电路。手机发展趋势是更轻浮,功耗更小,频段更多,带宽更大,这就向射频芯片提出了挑战。射频芯片将数字信号转化成电磁波,4G手机要支持10几个频段,信息带宽几十兆。

2018年,射频芯片市场150亿美元;高端市场基本被Skyworks、Qorvo和 博通3家垄断,高通也占一席之地。射频器件的另一个关键元件——滤波器,国内外差距更大。手机使用的高端滤波器,几十亿美元的市场,完全归属Qorvo等国外射频器件巨头。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手机生产国,但造不了高端的手机射频器件。这需要材料、工艺和设计经验的踏实积累。

iCLIp技术

iCLIp是一种新兴的实验技术,是研发创新药的最关键的技术之一。它的发明,让人们抛弃精密的观测仪器,也能肯定RNA(核糖核酸)和蛋白质在哪一个位置“交汇”,乃至可以读出位点“密码”。iCLIp技术难,犹如万千人海中找一个人,要从几十亿个碱基对找到一个或几个肯定的结合点,精确度可想而知。国外研究团队已在此领域展开“技术比赛”,研究论文以几个月为周期轮番上演。国内实验室却极少有成熟经验。

、重型燃气轮机

燃气轮机广泛应用于舰船、火车和大型电站。我国具有轻型燃机自主化能力;但重燃仍基本依赖引进。国际上大的重燃厂家,主要是美国GE、日本三菱、德国西门子、意大利安萨尔多4家。与中国合作都附带刻薄条件:设计技术不转让,核心的热端部件制造技术也不转让,仅以许可证方式许可本土制造非核心部件。没有自主化能力,意味着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一环,依然受制于人,存在被“卡脖子”的风险。

、激光雷达

激光雷达是个传感器,自带光源,主动发出激光,感知周围环境,像蝙蝠通过超声波定位一样。它是自动驾驶汽车的必备组件,决定着自动驾驶行业的进化水平。但在该领域,国货几乎没有话语权。目前能上路的自动驾驶汽车中,凡触及激光雷达者,使用的几近都是美国Velodyne的产品,其激光雷达产品是行业标配,占八成以上市场份额。

适航标准

一款航空发动机要想获得一张放飞证,必须经过一套非常严格的“适航”标准体系验证,涵盖设计、制造、验证和管理。但目前在国际上,以FAA和欧洲航空安全局(EASA)的适航审定影响力最大,认可度最高。虽然在规章要求层面,中国与FAA基本一致,但由于国产航空发动机型号匮乏,缺少实际工程实践经验,使我国适航规章缺少相应的技术支撑。实际型号的适航验证工作,成为被卡在别国空域之外的关隘。

高端电容电阻

电容和电阻是电子工业的黄金配角。中国是最大的基础电子元件市场,一年消耗的电阻和电容,数以万亿计。但最好的消费级电容和电阻,来自日本。电容市场一年200多亿美元,电阻也有百亿美元量级。所谓高端的电容电阻,最重要的是同一个批次应当尽量一致。日本这方面做得最好,国内企业差距大。国内企业的产品多属于中低端,在工艺、材料、质量管控上,相对薄弱。

、核心工业软件

中国的核心工业软件领域,基本还是“无人区”。工业软件缺位,为智能制造带来了麻烦。工业系统复杂到一定程度,就需要以计算机辅助的工业软件来替代人脑计算。比如,芯片设计生产“必备神器”EDA工业软件,国产EDA与美国主流EDA工具相较,设计原理上并没有差异,但软件性能却存在不小差距,主要表现在对先进技术和工艺支持不足,和国外先进EDA工具之间存在“代差”。国外EDA三大巨头公司Cadence、Synopsys及Mentor,占据了全球该行业每年总收入的70%。发展自主工业操作系统+自主工业软件体系,迫在眉睫。

ITO靶材

ITO靶材不但用于制作液晶显示器、平板显示器、等离子显示器、触摸屏、电子纸、有机发光二极管,还用于太阳能电池和抗静电镀膜、EMI屏蔽的透明传导镀膜等,在全球具有广泛的市场。ITO膜的厚度因功能需求而有不同,一般在30纳米至200纳米。

在尺寸的问题上,国内ITO靶材企业一直鲜有突破,而后端的平板显示制造企业也要仰人鼻息。烧结大尺寸ITO靶材,需要有大型的烧结炉。国外可以做宽1200毫米、长近3000毫米的单块靶材,国内只能制造不超过800毫米宽的。产出效率方面,日式装备月产量可达30吨至50吨,我们年产量只有30吨——而进口1台装备价格要花一千万元,这对国内小企业来说无异于天价。

每一年我国ITO靶材消耗量超过1千吨,一半左右靠进口,用于生产高端产品。

、核心算法

中国已连续5年成为世界第一大机器人运用市场,但高端机器人依然依赖于进口。由于没有掌握核心算法,国产工业机器人稳定性、故障率、易用性等关键指标远不如工业机器人“四大家族”发那科(日本)、ABB(瑞士)、安川(日本)、库卡(德国)的产品。核心算法差距过大,导致国产机器人稳定性不佳,故障率居高不下。算法的差距不只体现在核心控制器上,更拖慢了伺服系统响应的速度。

机器人每完成一个动作,需要核心控制器、伺服驱动器和伺服机电协同作战。对单台伺服系统,国产机器人动态与静态精度都很高,但高端机器人一般同时有6台以上伺服系统,用传统的控制方法难以取得好的控制效果。

、航空钢材

无论起飞还是降落,起落架都是支持飞机的唯一部件,尤其是在飞机降落阶段,其承载的载荷不单单来自机身重量,还有飞机垂直方向的巨大冲力。因此,起落架的材料强度必须十分优良,只能依托特种钢材才行。

目前使用范围最广的是美国的300M钢,该材料采取真空热处理技术,避免了渗氢,零件表面光亮,无氧化脱碳、增碳和晶界氧化等缺点,提高了表面质量。而国内用于制作起落架的国产超强度钢材有时会出现点状缺点、硫化物夹杂、粗晶、内部裂纹、热处理渗氢等问题,这些问题都与冶炼进程中纯净度不够有关系。所以我国在高纯度熔炼技术方面与美国还有较大差距,存在很大提升空间。

、铣刀

随着我国近年来高铁的迅猛建设,钢轨养护问题也愈加让业内专家忧心。若养护不到位,不仅折损生命周期,还存在高风险隐患。我国自主创新研发的双动力电驱铣磨保护机器人装备——被称为钢轨‘急救车’的铣磨车可为钢轨“保驾护航”。但铣磨车最核心部件铣刀仍需从国外进口。铣刀的材料是一种超硬合金材料。对其中金属成份我们已然了解,但就是不知人家是怎样配比、合成的,犹如琢磨某种中药的祖传秘方、各种药材比例是多少,都不甚明了。

高端轴承钢

作为机械设备中不可或缺的核心零部件,轴承支持机械旋转体,下降其摩擦系数,并保证其回转精度。不管飞机、汽车、高铁,还是高精密机床、仪器仪表,都需要轴承。这就对其精度、性能、寿命和可靠性提出了高要求。而我国的制轴工艺已经接近世界顶尖水平,但材质——也就是高端轴承用钢几近全部依赖进口。

高端轴承用钢的研发、制造与销售基本上被世界轴承巨头美国铁姆肯、瑞典SKF所垄断。前几年,他们分别在山东烟台、济南建立基地,采购中国的低端材质,运用他们的核心技术做成高端轴承,以十倍的价格卖给中国市场。炼钢进程中加入稀土,就能使本来优秀的钢变得更加“坚强”。但怎样加,这是世界轴承巨头们的核心秘密。

、高压柱塞泵

液压系统是装备制造业的关键部件之一,一切工程领域,凡是有机械设备的场合,都离不开液压系统。高压柱塞泵是高端液压装备的核心元件,被称作液压系统的“心脏”。中国液压工业的范围在2017年已经成为世界第二,但产业大而不强,尤其是额定压力35Mpa以上高压柱塞泵,90%以上依赖进口。 国内生产的液压柱塞泵与外国品牌相比,在技术先进性、工作可靠性、使用寿命、变量机构控制功能和动静态性能指标上都有较大差距,基本相当于国外上世纪90年代初水平。

、航空设计软件

自上世纪80年代后,世界航空业就迈入数字化设计的新阶段,现在已经到达离开软件就没法设计的高度依赖程度。设计1架飞机最少需要十几种专业软件,全是欧美国家产品。国内设计单位不但要投入巨资购买软件,而且头戴钢圈,一旦被念“紧箍咒”,全部航空产业将陷入瘫痪。

据媒体报道,设计歼-10飞机时,主起落架主承力结构的整个金属部件是委托国外制造。但造完以后,起落架的收放出现问题,有5毫米的误差,只好重新定货制造。仅仅是这一点点的误差,影响了歼-10首飞推迟了8九个月。没有全数字化的软件支撑,任何一点细微的误差,都可能成为制造业的梦魇。

光刻胶

我国虽然已成为世界半导体生产大国,但面板产业整体产业链仍较为落后。目前,LCD用光刻胶几乎全部依赖进口,核心技术至今被TOK、JSR、住友化学、信越化学等日本企业所垄断。就拿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竞争实力的京东方来讲,目前已建立17个面板显示生产基地,其中有16个已经投产。但京东方用于高端面板的光刻胶,依然由国外企业提供。

光刻胶主要成分有高分子树脂、色浆、单体、感光引发剂、溶剂和添加剂,开发所触及的技术困难众多,需从低聚物结构设计和挑选、合成工艺的肯定和优化、活性单体的挑选和控制、色浆细度控制和稳定、产品配方设计和优化、产品生产工艺优化和稳定、最终使用条件匹配和宽容度调解等方面进行调剂。因此,要自主研发生产,技术难度非常之高。

、高压共轨系统

电控柴油高压共轨系统相当于柴油发动机的“心脏”和“大脑”,其品质的好坏,严重影响发动机的使用。柴油机产业是推动一个国家经济增长、社会运行的重要设备基础。中国是全球柴油发动机的主要市场和生产国家,而在国内的电控柴油机高压共轨系统市场,德国、美国和日本等企业占据了绝大份额。和国外先进公司的产品相比,国产高压共轨系统在性能、功能、质量及一致性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,本钱上的优势也不明显。

、透射式电镜

冷冻电镜可以拍摄微观结构高清3d“彩照”,是生命科学研究的利器,透射式电镜的生产能力是冷冻电镜制造能力的基础之一。目前世界上生产透射电镜的厂商只有3家,分别是日本电子、日立、FEI,国内没有一家企业生产透射式电镜。匹配冷冻电镜使用的工具都需要原装,零件坏了找不到人修理,只能等待零件邮寄到货后进行更换。对于中国的冷冻电镜使用者们来讲,这样的体验可能还要持续不短的时间。

、掘进机主轴承

主轴承,有全断面隧道掘进机的“心脏”之称,承当着掘进机运转进程的主要载荷,是刀盘驱动系统的关键部件,工作所处状态十分恶劣。与直径唯一几百毫米的传统滚动轴承相比,掘进机主轴承直径一般为几米,是结构最复杂的一种轴承,制造需要上百道工序。就掘进机整机制造能力而言,国产掘进机已接近世界最先进水平,但最关键的主轴承全部依赖进口。德国的罗特艾德、IMO、FAG和瑞典的SKF占据市场。

微球

微球,直径是头发粗细的三十分之一。手机屏幕里,每平方毫米要用一百个微球,撑起了两块玻璃面板,相当于骨架,在两块玻璃面板的缝隙里,再灌进液晶。少了它,你正盯着的液晶屏幕将没法生产。 没有微球,芯片生产、食品安全检测、疾病诊断、生物制药、环境监测……

许多行业都会堕入窘境。仅微电子领域,中国每年就要进口价值几百亿元人民币的微球。2017年中国大陆的液晶面板出货量达到全球的33%,产业规模约千亿美元,位居全球第一。但这面板中的关键材料——间隔物微球,和导电金球,全球只有日本一两家公司可以提供。这些材料也像芯片一样,给人卡住了脖子。

水下连接器

除船舶、遥感卫星,海底观测网已成为第三种海洋观测平台——通过它,人类可以深入到水下观测和认识海洋。如果将各类缆系观测平台比作胳膊、腿,水下连接器就好比关节,对海底观测网系统的建设、运行和保护有着不可替换的作用。目前我国水下连接器市场基本被外国垄断。一旦该连接器成为禁运品,全部海底观测网的建设和运行将被迫中断。

国外的燃料电池车已实现量产,但我国车用燃料电池还处在技术验证阶段。我国车用燃料电池的现状是——几近无部件生产商,无车用电堆生产公司,只有极少量商业运行燃料电池车。多项关键材料,决定着燃料电池的寿命和性能。这些材料我国并不是完全没有,有些实验室成果乃至已到达国际水平。但是,没有批量生产线,燃料电池产业链仍然梗阻。关键材料长时间依赖国外,一旦遭受禁售,我国的燃料电池产业便没有了基础支持。

、高端焊接电源

我国是海洋大国,具有300多万平方千米海域,正在大力发展高端海洋资源开发和海洋维权装备。海里的设备一旦出现开裂等故障,需要用有工业制造“缝纫机”之称的焊接设备修补。深海焊接的实现靠水下机器人。虽然我国是全球最大焊接电源制造基地,年产能已超1000万台套,但高端焊接电源基本上仍被国外垄断。我国水下机器人焊接技术一直难以提升,缘由是高端焊接电源技术受制于人。国外焊接电源全数字化控制技术已相对成熟, 国内的仍以摹拟控制技术为主。

锂电池隔膜

作为新能源车的“心脏”,国产锂离子电池(以下简称锂电池)目前“跳”得还不够稳。电池四大核心材料中,正负极材料、电解液都已实现了国产化,惟独隔膜仍是短板。高端隔膜技术具有相当高的门槛,不仅要投入巨额的资金,还需要有强大的研发和生产团队、纯熟的工艺技术和高水平的生产线。高端隔膜目前仍然大量依赖进口。

、医学影像装备元器件

目前国产医学影像设备的大部分元器件依赖进口,最少要花10年、20年才能达到他人的现有水平。在传统医学成像(CT、磁共振等)上,中国最早的专利比美国平均晚20年。在专利数量上,美国是我国的10倍。这意味着全部产业已完全掌握在国外企业的手里了,所有的知识产权,所有的原创成果,所有的科研积累都在国外,中国只占很少的一部分。

、超精密抛光工艺

超精密抛光工艺在现代制造业中有多重要,其运用的领域能够直接说明问题:集成电路制造、医疗器械、汽车配件、数码配件、精密模具、航空航天。“它是技术灵魂”。美日牢牢掌控了全球市场的主动权,其材料构成和制作工艺一直是个谜。换言之,购买和使用他们的产品,其实不代表可以仿制乃至复制他们的产品。

环氧树脂

碳纤维质量能比金属铝轻,但强度却高于钢铁,还具有耐高温、耐腐蚀、耐疲劳、抗蠕变等特性,其中一个关键的复合辅材就是环氧树脂。但目前国内生产的高端碳纤维,所使用的环氧树脂全部都是进口的。目前,我国已能生产T800等较高端的碳纤维,但日本东丽掌握这1技术的时间是上世纪90年代。相比于碳纤维,我国高端环氧树脂产业落后于国际的情况更为严重。

、高强度不锈钢

用于火箭发动机的钢材需具备多种特性,其中高强度是必须满足的重要指标。但是,不锈钢的强度和防锈性能,却是鱼和熊掌般难以兼得的矛盾体。火箭发动机材料如果如果严重生锈,将带来很大影响。完全依托材料本身实现高强度和防锈性能兼备,这是世界性困难。现在,我国航天材料大多用的是国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用的材料,发达国家在生产过程中会严格控制杂质含量,如果纯度不达标,便重新回炉,但国内厂家常常缺乏这类严谨的态度。

数据库管理系统

目前全世界最流行的两种数据库管理系统是Oracle和MySQL,都是甲骨文公司旗下的产品。竞争者还有IBM公司和微软公司的产品等。甲骨文、IBM、微软和Teradata几家美国公司,占了大部分市场份额。数据库管理系统国货也有市场份额,但只是个零头,其稳定性、性能都没法让市场佩服,银行、电信、电力等要求极端稳妥的企业,不会斟酌国货。

扫描电镜

扫描电子显微镜,一种高端的电子光学仪器,它被广泛地应用于材料、生物、医学、冶金、化学和半导体等各个研究领域和工业部门,被称为“微观相机”目前我国科研与工业部门所用的扫描电镜严重依赖进口,每一年我国花费超过1亿美元采购的几百台扫描电镜中,主要产自美、日、德和捷克等国。国产扫描电镜只占约5%—10%。

而“中国制造”一切的一切

也许正如团团所说:

历来就没有甚么轻而易举

历来就没有什么天经地义

历来就没有相同的起跑线

也历来就没有什么一挥而就

几十年前

中国还是一穷二白

百废待兴

几十年间

新中国的建设者

筚路蓝缕

委曲求全

无惧艰难险阻

无惧嘲讽恐吓

无惧技术鸿沟

无惧单忧极瘁

硬是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

信心和拼搏

冲破重重封闭

中国逐步建立起一套独立完全的工业体系

为中国特色社会主的

伟大事业奠定了物质基础!

向那些新中国的建设者们致敬!

声明:为更广泛地传递创业信息,本公众号上的部份文章为转载,其实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

天使翼微信社群

目前开放以下社群:

项目融资服务:

请将Bp(商业计划书)

发送至我们的邮箱

品牌/商务合作:

哪款印度神油是正品

求购枸橼酸西地那非

万艾可的价格_万艾可的价格是多少

猜你喜欢